司徒空空也

随心所欲的更新

高粱地分镜2画完了,可是台词没想好,交给大家出出主意

高粱地 分镜版 文字后续

注:配合我之前的分镜图和两张插图食用更佳,连接见评论,建议先看图。

本来想画,奈何文字太多,所以先抛文字版吧,图的话,看情况。另外,木有真车,食肉动物可以直接去下一个站点了。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

迟瑞蹲下身子。

“怎么样,还站的起来吗。”

“迟瑞?”

罗勤耕突然冷下脸来

“丁鳌是你引过来的”

 

迟瑞咧了咧嘴:行啊,脑子还很灵光,看来没什么事。

勤耕:我是洪五爷的人,你拿我当枪使,不怕五爷找你麻烦吗?

迟瑞盯着他,笑了一下,大概是觉得好笑又悲哀,

用一种略带同情又无奈的眼光看着他:

 

“你以为呢?洪老五为什么偏偏叫你去百香楼送账,还必须是你一个人去,哪个小弟做不了这事。你不奇怪吗?”

看罗勤耕没反应,继续说道:

“……洪家不如以前了。

拿你来换我们军方的支持,太值了。不过,我也跟他保证了,绝对不少你一根汗毛,把你完完整整的带回去。”

 

 

 

罗勤耕楞了一下,随后,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,一副早有预料的释然,只不过语气中还有一丝悲哀:洪爷直接告诉我就好了,他知道,不管他让我做任何事情,不管刀山火海,我绝不推辞。我的命,是他救得,这是我欠他的。

迟瑞跟着也在他身边躺下:上刀山下火海?呵呵,这事儿没有刀山火海危险,可是龌龊肮脏的很,估计他没办法腆着老脸给你讲,所以就招呼也不打了。”

气氛冷了一下,迟瑞继续讲:

“那么你都为他拼命这么久了,也该还清了。怎么样,跟着我干吧。“”

罗勤耕冷笑一下:”谢谢大帅抬举,不知道您是看上我哪一点了。”

迟瑞没吭声,他被问住了,他只知道挖墙脚,却没想好怎么回答这个理由,一瞬间,大老爷们内心竟然忽的泛起一丝羞涩。他抬头看了会儿天,才清了清嗓子说:“我必须杀了那个龟孙子,不管是国仇还是家恨,他必须得死。可他大概听到了风声,知道我要杀他,就他妈的像个缩头乌龟一样躲起来了。后来,我四处打听……偶然得知…偶然得知,那个王八犊子对你……对洪五爷的左膀右臂的罗先生……有……有龌龊心思,所以,我就抱着试试的心态,没想到,洪五爷真的答应了,也真把他引出来了……

你知道我第一次听别人怎么形容你的:乍一看,斯斯文文,是个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小白脸,但那都是假象,实则是洪家身手不凡以一杀十的玉面罗刹!

丁鳌这个老色鬼,为了美人,命都不要了,这事要是传出去,东江百姓又多了茶余饭后的谈资了,搞不好,还得上话本,被好好编排编排。”

 

罗勤耕听得有点不耐烦了:“少帅,你到底想说什么,你要是好心,就找人把我送回去,要不,就等我麻药劲过去,我自己回去,你不必在这里浪费时间。”

迟瑞:”我想说,看你出现在百香楼的时候,我就后悔了。”

罗勤耕:”后悔什么?”

迟瑞:”后悔把你这大美人,送进了豺狼窝,我甚至有点理解为什么丁鳌命都不要也想把你抓住。不过,我没想到的是,你中了招之后,竟然还能靠夺来的一把枪活活杀出一条血路。我已经送那个老王八蛋上了西天,你不用再担心他骚扰你了。”

 

罗勤耕:”你这个幕后黑手最没资格这么说。”

迟瑞故意装作有点生气:”罗先生,你现在这个样子,最好不要想着激怒我,我可不是什么谦谦君子。”

他突然起身,缓缓的翻身压上去,一对黑漆漆的眸子死死的盯着身下的人。

 

罗勤耕想躲躲不开,想动动不了,就被他锁在两臂之间,语气不得不缓和了一下:

“你可是答应了洪五爷把我毫发无伤的带回去。”

 

迟瑞:”……”

 

 

……

 

 

 

“你干什么!”

 

 

“检查检查,你的伤势。你说的很对,既然答应了把你毫发无伤的带回去,我就得仔细检查!”

 

……

 

“我没有受伤!不必了!”

 

“嗯,脸上没事,脖子…也没伤“

 

“迟瑞!!”

 

”胸前,嗯,这扣子真麻烦,白白净净的,背上……有伤,旧伤,这是刀伤吧,男人身上有伤,那是功勋。我看看你腿上……”

“迟瑞!你最好马上杀了我,要不然,我肯定要了你的命。”

 

 

迟瑞看了他一眼,随后猛地凑上去,贴着他因情绪激动而通红的耳朵,挠痒痒似的吹着气压低了声音:

“你已经要了我的命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罗勤耕的手渐渐有了一点力气,他颤抖着,握住停在他腰上的手

“放开我!”

 

迟瑞:跟我走吧!

 

“……”他瞪着迟瑞。

 

不肯?

 

“……”

 

迟瑞呵呵一笑:“现在你说了不算。”

 

“迟瑞!!!!”

 

 

……

 

 

 

秋风正起,高粱正红,夕阳把无边无际的高粱地燃成一片翻动的火海。

扛在肩上的斯文先生,开始骂人,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!不过在迟瑞这个军中的粗人看来,斯文人,骂起人来也斯文,太难听的词,他都骂不出口。

 

迟瑞不由得觉得好笑,更是不气不恼,他单臂裹着肩上的人的腿,一边拍了拍他的屁股,惹的背上的人更是气恼。

 

 

迟瑞只迎着秋风夕阳,一边笑着一边向前走。

 

 

他只觉得,这是整个国家陷入战争和黑暗后,

 

 

他最开心的一天,开心的压不下笑容。

没有车,我喜欢隔着毛玻璃看人。朦朦胧胧,直接搔心❤,大概就是这样


说好的高粱地,我有木有很准时!哈哈哈,应该还有后续,分镜还在学习中,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看懂,最近主要练习分镜,高度完成稿估计很少了,我会努力画完这一整个片段吧。

有人想看迟勤的草稿分镜吗?已经更了,在下一条

最近在练习分镜,趁机搞了迟勤的高粱地,只有潦草的分镜,很草很渣很短,有木有人想看?可能明天后天能搞完,有人看我就快点质量好点。不过不会很精致了,毕竟只是分镜练习。有心理准备

你需要人照顾吗?中秋节快乐!

生哥!!!忍不住搞了一个漫画版!那张图眼神太霸气了,特意突出了人物表情,没有完全写实,虽然知道这种风格可能比较少有人喜欢,可是我真的想画!!